劳务派遣资质验资报告不难办
全程网一站式为您办理劳务派遣许可证

罗永浩直播间的东西 黄贺交个朋友

为您推荐文章知识点:交个朋友黄贺是谁、黄贺 交个朋友

罗永浩直播卖什么产品

原标题:“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罗永浩签约费还在商议中

文章摘要:罗永浩的直播带货是通过“交个朋友”运营的,其母公司为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法人代表为黄贺;;2022年春季,罗永浩即将离开“交个朋友”的消息受到媒体广泛关注,有消息称罗永浩将在四月还完债务,将以签约形式继续与交个朋友合作,签约费大概在一亿元左右,并称罗永浩个人直播的销售GMV达到交个朋友总GMV的30%;

文|《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魏一宁

编辑|宋函

2020年9月23日,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说,他2018年欠下的6亿债务已经还了将近4亿,剩下的预计一年内还清,还完债之后,打算拍一部纪录片,取名叫《真还传》。

罗永浩的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事实上,一年以内他并没有还清债务,大概过了一年多,《真还传》才接近尾声,罗永浩也决定与他合作搞直播的“交个朋友”分割,重回高科技领域创业。

2022年4月8日,“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接受36氪专访,回应了罗永浩与“交个朋友”的分割情况。黄贺表示,罗永浩不是完全离开“交个朋友”,而是慢慢淡出,去做AR(增强现实技术)创业项目。

罗永浩将会把抖音账号的运营权转让给“交个朋友”,同时,罗永浩以固定的直播频次开播,具体的直播方案、签约费还在商议中。

直播首秀很成功

2020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罗永浩在其抖音个人账号上开启了直播首秀。第一次直播的商品,包括生活居家用品、科技产品、食物饮料等,尽管首次直播并不是很熟练,但凭借长期积攒下的巨大人气,实现了累计观看人数4800万人、GMV超过1.1亿的成绩。

这个日子,是他和锤子科技老部下黄贺、朱萧木等人共同挑选的,锤子科技每年都会在愚人节做各种活动。

锤子科技失败后,罗永浩和其他几位高管转做电子烟,但随着2019年11月,新规禁止电子烟线上推广售卖,加上疫情对线下电子烟的冲击,他们加入的小野、福禄等电子烟品牌纷纷受到冲击,于是罗永浩和黄贺、朱萧木等人准备进入直播带货领域。

他们最初的想法,是打造一个直播带货平台,但他们很快发现,做平台没有太大的优势,利用罗永浩的人气和流量,把罗永浩打造成明星,才是最好的出路。

罗永浩的直播带货是通过“交个朋友”运营的,其母公司为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法人代表为黄贺。

直播间最初的办公地点,是之前做电子烟的办公室,而这个团队中,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刚刚失败或陷入停滞的项目。他们打出的口号是“不赚钱,交个朋友”,罗永浩把每一个合作品牌称为“朋友”,每个合作品牌都会设计一张包含品牌名、产品和罗永浩个人形象的海报,加上“交个朋友”的宣传语。

“不赚钱,交个朋友”的口号颇有几分“凡尔赛”的味道:尽管三个月内罗永浩的销售额、订单量有所下降,但随着改进画面、优化讲解过程等调整,当年八月,数据很快就实现了回升,苏宁易购专场创造了4小时销售额突破2亿的新纪录。

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与罗永浩“交朋友”,同时,通过参加李诞的《脱口秀大会》,罗永浩开始收获女粉丝,直播间女性粉丝的数量和占比开始提升,打破了之前的“直男”刻板印象。

“翻车”不断

2022年初,“交个朋友”直播间发布2021年数据,团队全年开播天数达到325天,实际成交订单数超过2932万,直播间粉丝数达到2131万。2021年,“交个朋友”在抖音全年销售额排名第一,罗永浩和“交个朋友”成了直播界的一道标杆。

但亮眼的数据,并不能掩盖“交个朋友”出现过的问题。

2020年5月20日,罗永浩直播带货鲜花,不少网友收到货后,发现玫瑰花不够新鲜,已经开始枯萎、发烂,根本没法送人,罗永浩很快公布了补偿方案,当晚所有预订玫瑰花的用户双倍返还,总共赔偿100多万元。

同年11月28日,罗永浩在直播间销售皮尔卡丹羊毛衫,原价688元的羊毛衫,在直播间里仅售79.9元。其后,几位消费者怀疑衣服不是纯羊毛,“交个朋友”从几名消费者手中回收了羊毛衫,送到机构进行专业检测,在12月15日得到答复,送检产品为非羊毛制品。

“交个朋友”解释,假冒产品和皮尔卡丹品牌方没有关系,团队供货来自渠道商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公司,而淘立播的供货方则是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两家供货方涉嫌伪造假冒伪劣产品、蓄意欺诈,发给消费者的商品和样品不一致,罗永浩团队和成都淘立播公司一起报案。

由于维权周期较长,罗永浩决定自掏腰包,先向消费者进行3倍赔付。第二年五月,罗永浩在微博公布事件后续,表示“两家涉案公司负责人都已经抓起来了”。

尽管罗永浩大方的赔付让他“翻车越狠,人设越稳”,不少消费者把罗永浩直播间买到的假冒伪劣产品戏称为“理财产品”,但失误毕竟是失误,直播带货一旦因质量问题翻车,主播公司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提供消费者满意的赔偿,付出经济代价,挽回声誉;另一条是在消费者维权时被动应付,导致声誉下降。罗永浩和“交个朋友”做的,只是在两种损失之间选择了负面影响较小的一种。

罗永浩早就为离开做准备

罗永浩虽然在直播带货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他早有去意。

对于创业屡次失败,有“行业冥灯”之称的罗永浩来说,直播带货是为数不多他做成功的生意,但他不止一次表示,带货并非自己的事业追求,他终究要回到高科技领域继续创业。

实际上,从“交个朋友”创立之初,罗永浩就在为离开做准备。

2020年末和2021年初,罗永浩最急需赚钱还债的时候,他出现在直播间的频率相当高,频率维持在每月十几次,占直播总数的二分之一以上,有时甚至达到三分之二。但是,随着还债的紧迫感下降,罗永浩对直播的兴趣越来越小,他已经开始构思下一次创业,以及如何让“交个朋友”在自己淡出后照常运转了。

从2021年开始,交个朋友开始大量出现新主播,新主播中有戚薇、李诞等明星,也有外部签约和内部孵化的主播,尽管新人进入后销量有所下降,但客单价增高,销售额总体稳定。随着新人的成长,罗永浩在直播方面也越来越“懒”,到2022年,罗永浩的个人直播时长降低到3%,参与选品的时间也在减少。

2022年春季,罗永浩即将离开“交个朋友”的消息受到媒体广泛关注,有消息称罗永浩将在四月还完债务,将以签约形式继续与交个朋友合作,签约费大概在一亿元左右,并称罗永浩个人直播的销售GMV达到交个朋友总GMV的30%。

对这些消息,罗永浩公开发表回应予以否认,他还说自己的签约费高于一亿元,自己“好歹也是中国直播四大天王里的老四”,并表示抖音账号是计划把运营权转让给“交个朋友”,而不是赠予,万一下个项目再失败甚至欠债,自己还要回来直播。

关于自己在“交个朋友”的GMV比重,罗永浩表示已经不到公司总GMV的20%。在最后,罗永浩又补充声明,债务如果还完,他会第一时间官宣。

在最新的采访中,“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透露,罗永浩的离开,对“交个朋友”的影响并不会太大,因为,“交个朋友从第一天成立,想做的就是一家能够系统化的公司,而不是完全依赖于个人的网红工作室。”

目前,交个朋友的团队规模已经发展到了1000多人,并探索出了一套较为稳定的商业模式,不再需要依赖罗永浩个人IP带来的流量。2021年9月,罗永浩和黄贺到福建考察自有品牌供应链,没想到福建爆发疫情,罗永浩意外被隔离,无法直播,只能由其他主播出场。但黄贺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间销售数据并没有下降。

交个朋友实现了“离开罗永浩照样转”,罗永浩离开后,仍会以签约艺人的身份回到直播间继续“交朋友”。只不过罗永浩想搞的VR和元宇宙,能不能成功,还存在很大变数。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罗永浩直播间的东西 黄贺交个朋友》
文章链接:http://www.0775qcw.com/4031.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老牌、专业、快速为您注册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资质

劳务派遣资质代办/转让18707752343